第1章:重生回府时

  “奶奶的,你再不给老子安份点,老子让你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!”   冷忧月猛的睁开双眼。   一张极度丑陋猥琐的面孔在她的眼前放大,那人一只手掐着她的脖子,另一只手急不可耐的解她的腰带。   嘴角的哈喇子几乎要滴到她的脸上。   恶心!   冷忧月的眉头一皱,却又猛的顿住。   这个人好眼熟!   不正是她十六岁那年,被继母胡氏接下山,在回府的途中遭恶人轻薄的那位……恶人吗?   李狗!   冷忧月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个名字。   正是因为这桩事,她被高家退婚,好在继母胡氏苦苦哀求,高家才允她入门做了平妻。   想到这里,冷忧月‘呵’的一声冷笑出声。   老天有眼,她居然重生了!   而后猛的抬脚,狠狠的踹向李狗的要命之处。   李狗正在兴头上,压根没想过方才还柔柔弱弱的女人,居然还有这般力气,遂不及防之下,痛的他冷汗直流,松开冷忧月便在地上打起滚来。   “小贱人,你居然敢……”打老子,看老子不弄死你……   后面的话,李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,‘呯’的一声,一块手掌大的巨石便砸在了他的脑门上。   这一下打的极重,李狗当场被砸的皮开肉绽,双眼发黑。   却是还没来得及晕过去,衣领就被人用力的提了起来。   “你住在城北小四村,家中上有年迈的老母亲,下有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,你说……我现在去你家放一把火,你家那六口人,能逃出几个?”   阴测测的声音在李狗的耳边响起。   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,而后认栽的跪下,“大小姐饶命,大小姐饶命……”      “饶命,好说……你只要按我说的去做,我一定保你全家安然无恙!”   话落,一大波人涌了过来,领头的正是冷国公府的管家赵福,跟在他身后的则是几张熟悉的面孔,皆是冷国公府的人。   和上一世的场景一模一样,如若没有记错的话,赵福会立马坐定她已被恶人轻薄的事,而后装作好人,带她回府。   毕竟此时的‘她’还是个养在深山中,心思单纯的村姑。   “大小姐,你没事吧?都怪奴才来晚了,若是奴才能早些赶到,大小姐就不会发生这种事……”   痛哭流涕,演技是一等一的赞!   冷忧月的面上没有任何表情,只冷冷的瞟了赵福一眼,而后坐上马车,“回吧!”   轻飘飘的一句话,赵福愣了愣,半天没缓过神来。   按理说……一个女儿家被恶人轻薄了,不该痛不欲生?寻死觅活么?   “是!”   赵福想不通,可此时也没时间给他想了。   因为在冷国公府,当家主母胡氏安排了一场好戏,正等着这位自小被养在山里尼姑庵的冷府嫡大小姐出场。   “将这人给绑了!”   一行人急匆匆的往冷国公府赶。   半个时辰后,冷国公府到了,冷忧月掀开马车帘子,她抬头,却只看了一眼,便移开了目光,“冷国公府的门面,居然连个牌匾都没有,这些年就混成这样?”   赵福听了,只以为她久居深山没见过世面,眼中满是鄙夷,“大小姐,牌匾是挂在正门,这里是角门!”   呵……   冷忧月怎会不知?   上一世,她便是从这个角门进去的,这桩事,也一直被冷忧雪以及府中的那些下人拿来做茶余饭后的谈资。         
第1章:重生回府时
将军夫人她拽爆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