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穿越

  顾月容坐的轮船失事撞上了冰山,全船覆没,她意外穿越。她睁开眼睛,看着面前环境落后的小山坳,抬起手来摸了一下头上吃疼的地方。   结果摸到了一把血,她猛的站了起来,看了一下脚边那块瓦片,所以原主是被一块瓦片要了命了。   这也太倒霉了吧。   路过的村民扛着农具,看热闹的从旁边走过,有人叫顾月容,“容娘,你又要去沈相公家里啊?”   “沈相公也真倒霉,爹是员外,娘是闺秀,自己长得也俊俏,怎么就被一个傻子缠上了。”   “难怪会被瓦片砸中,真是活该。”   “容娘,我劝你还是别去沈家丢脸了,回家照顾你自己相公吧。”   听到提起顾月容的相公,有人当场就哄堂大笑起来,嘲笑顾月容,“一个傻子一个瘸子真是绝配。”   顾月容刚穿过来,脑袋受了伤,原主的记忆慢慢的涌上来,她花了点时间理清原主的身世。   那些村民还在嘲笑顾月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说的话真难听。   顾月容皱着眉头,目光锐利的扫视这些人,警告他们,“你们都给我住嘴!你们有这么多时间管别人的家事,还不如好好拔掉你们田里的杂草!”   这些七嘴八舌的村民被顾月容说的话唬住了,他们面面相觑,不敢相信这是傻子说出来的话,以前不管他们怎么骂顾月容,顾月容都傻呵呵的笑着。   今天这是怎么了?   村民们一个个瞪大眼睛看着顾月容,似乎想把她看出一个洞来似的。   顾月容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,面相聪明着呢,“下次再让我听到你们说我的坏话,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。”   说完,顾月容懒得理会他们,顺着记忆往家里赶,她得换身衣服。   现在身上穿的这身衣服脏兮兮的,还有血渍,就算是个正常人穿着,也容易被人当成疯子。  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,天气还不是太冷,但是这双十四五岁的小手已经长满了冻疮。   穿越之前,顾月容可是特工界的女王,以精致闻名,最懂得穿衣打扮化妆了,现在怎么变成这幅鬼样子?   她一路往家走,路过的那些村民都对她指指点点的,无非说她是家里的克星,原生家庭生下她之后就没子嗣,她家人费了好大一番功夫,才把她嫁给一个瘸子。   不过嫁过去一两年时间,顾月容也一直无所出,所以成了远近闻名的克星。   顾月容心理素质强大的忽略了他们的风言风语,现在这壳子里装的不是原主了,她总会改善自己的风评。   走了一段路,她看到一座矮屋,用篱笆围了一个小院,这种屋子离其他村民的房子挺远的。   顾月容推开篱笆门,摸到了一把的蜘蛛丝,她嫌弃的甩了甩手,原主这是多懒,家里都快住成猪窝了。   一进入院子,顾月容感觉要窒息了,院子里的东西歪七扭八的堆积着,像是个垃圾场似的。   旁边有一口缸,前几天下了点雨,缸里蓄满了水,顾月容走了过去,看着水面上的倒影。   她现在正顶着一头鸡窝头,头发跟干草似的乱七八糟,野蛮生长。   脸上乌漆嘛黑的,顾月容捧起一捧水洗了把脸,把脸洗干净之后,意外发现原主五官端正,是个少见的美人坯子,只是之前脏兮兮的,美貌被埋没了。   有美貌底子在,只要后面注重保养穿衣,顾月容一定会成为风靡全村的大美人。   把脸和手洗干净后,顾月容的肚子咕噜叫了两声,也不知道原主多久没吃饭了,浑身饿得只剩下皮包骨头。   顾月容拨了一下头发,推开门进屋子,正准备找点吃的,就听见房间里稀稀疏疏的。   房间里没有点灯,乌漆抹黑的一片,顾月容咬牙,难道有小偷?   她顺手摸起了旁边一根木棍,小心的往里面走,刚走到卧室,她就感觉有个人朝着自己扑了过来。   顾月容的心猛的一跳,她动作流利的用木棍钳制住了这个人,并且将他双手反手压在背后,将他摁在了桌子上。   “你是谁?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顾月容皱着眉头,不敢大意,毕竟她穿到这里,只看到了大家对她的恶意。   被制服的男人脸贴在桌子上,他笑了一声,叫顾月容的名字,“顾月容,你真是越来越疯了,连你相公都敢打。”   相公?   这就是村民口中顾月容的那个瘸子相公?   被摁在桌子上的男人慢慢转头,窗外的日光打在他脸上,顾月容看到了一张剑眉星目,五官仿佛如刀刻般的脸。   男人的双眼冷冽,目光犀利睿智,他轻轻地勾了一下薄唇,笑了一声,“还不松手!”   顾月容看呆了,她前世也见过不少帅哥靓女,但她肯定,这是她见过最完美无瑕的一张脸。   她后知后觉的松开手,木棍哐当一声掉在地上。   李七郎撑着桌子站起身,他脸上透着病态的苍白,看着顾月容时挑了挑眉头,“你今天把脸洗干净了?”听他这话的语气好像有些意外。   他朝着顾月容走近了一步,顾月容看到他的腿确实受了伤,走路的动作怪怪的。   李七郎弯腰,仔细打量顾月容这张精美的脸,“洗干净之后还挺好看的。”   顾月容哼了一声,“打扮起来更好看。”   她一句实话竟然逗的李七郎又笑了两声,他的腿应该受伤很严重,他突然身子不支,往前倒去,顾月容伸手扶住了他。   顾月容也是好心准备扶着他坐下,可是下一秒李七郎冷酷的推开了顾月容,顾月容差点被他推的摔倒在地。   “你干什么?”顾月容有点生气,恼怒的问他。   李七郎薄唇紧抿,苍白的脸色浮起一点红,他强撑着体力自己站这,没借助任何支撑点,“不需要你扶着,我又不是瘸子。”   顾月容的目光缓缓的往下移,看着他受伤的左腿,可是他现在走路就是一瘸一拐的。   真是狗咬吕洞宾,不是好人心。顾月容不理他,正准备去找吃的。   这时候有人敲门,一道娇滴滴的声音,让人起鸡皮疙瘩,“李大哥,你在家吗?”
  第一章 穿越
首辅宠妻:贵女惹人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