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赶出家门

  乌云蔽月,天没有下雪,但却冷得出奇。   姚青梨站在门口,消瘦单薄的身子被寒风刮得摇摇欲坠,一双失神的眼睛黑洞洞的。   三更半夜,姚家半数下人几乎都来了,全都提着灯笼,挤得她这个小院无处下脚。   这阵仗,大得像是天罚!   这些年,她躲躲藏藏,可是……终究是来了……   她的父亲姚鼎背着手,平时温和的脸从未有过的阴沉和暴怒,乌云压顶一般,从牙缝里挤出字来:“姚青梨,你还要脸不?”   她身子一抖,脸色惨白,垂死挣扎:“爹……你、你在说什么?”   “啪——”姚鼎终于忍无可忍,一个耳光扇了过去。   “唔……”姚青梨被打得摔了出去。   “你个逆女,不知廉耻,竟然与人私通,还生下野种。”姚鼎怒喝着。   她双眼猛地睁得大大的,连脸上的疼痛都感受不到了。   “想不到啊……梨儿你竟然是这种人。”继母高氏也说话了,一脸不敢置信:“怪不得这些年来,你一直推三阻四不愿嫁人……原来,是因为你在外面勾搭了野。男人!咱们姚家,怎么出了你这种银妇?”   他们的话,犹如一道惊雷,狠狠地劈在姚青梨的脑海里,让她羞耻屈辱得无地自容,果然……是因为此事……他们全都知道了……   四年前,她到虚月庵为去世的生母颂经礼佛,夜里宿在庵里,结果,那晚竟然溜进两名歹徒,把她给劫了出来,在山林里对她欲行不轨。   可最后,那两人却死了,被人一剑身首异处。   她以为自己逃过一劫,不想,她最后竟被救她的人污了。   她不知自己是如何回到庵里的,只记得自己的丫鬟秋云和夏儿抱着她不住地哭,她好几次想自尽,但最后都被她们阻止了。   但更可怕的是,她居然怀上了。   看过无数大夫,都说她不能小产,否则性命不保。   秋云和夏儿带着她躲躲藏藏,最后悄悄在京外租了间屋子,在那里生产。   孩子出生后,她厌恶得连一眼也不愿看,只哭着让秋云把这个脏污的野种扔掉。   回家后,她从此闭门不出。   这几年来,她夜夜惊梦,惶惶不可终日。   但凡家里有点风吹草动,她都以为自己事发了。   现在,终究是纸包不住火!   “老爷,求求你,小姐也是受害者呀!”秋云和夏儿跪在地上,不断地哭求着:“请听我们解释…………”   “滚开!肮脏的东西!”姚鼎一脚把她们给踹翻在地,冷冷道:“还有什么好解释的?把他给我带上来!”   “呜……”只听一阵孩童的哇哇哭叫声响起,一个下人提着个三四岁的小男娃走上前来。   “这就是你生的野种!”姚鼎指着男孩暴喝。“要不是秋云这刁奴每月出京探望他,我们还发现不了!不但与野男人私通,还生下来,藏起来。姚青梨,你很好!真是银荡无耻!”   姚青梨看到小男孩刹那,整个人都呆呆怔怔的,木木地回头,盯着秋云,喃喃:“不是让你扔了吗?为什么还在……为什么?为什么!!!”说到最后,崩溃得嘶声尖叫。   因为……不忍心啊!秋云跌坐在地,悔恨而绝望地流下泪来:“小姐,对不起!对不起……”   下人把孩子往地上一扔:“小野、种,你娘在这呢!”   “呜……”男孩被扔得在地上滚了几滚,浑身泥泞,脏污而狼狈。   身后的下人又狠狠地推了他一把,教他朝姚青梨扑过去。   “不不不!我不是!”姚青梨惊恐地看着那孩子,整个人都崩溃了,连连后退。   这是连她自己都难以忍受的耻辱,她一生的污点……这些年,时刻折磨着她,让她濒临崩溃的存在……   “逆女,不知廉耻!”   “大小姐真是不要脸。”   “呜呜……娘……”   那一声声指责,还有那个孩子……终于压垮了她这几年来,一直绷在心中最后那根弦——   “我不是!我不是!”她尖声拒绝,疯疯巅巅:“我不是你娘!我没有孩子……没有!这都是假的!呵呵呵——”   她的人生……不该如此!为何成了眼前这破烂不堪的模样呢?   她又哭又笑,像疯了一般,猛地朝着不远的柱子撞了过去。   “砰”地一声,瞬间头破血流,似随着这一抹妖艳的鲜红绽放,一生的耻辱都会逝去一般。   “啊!!”秋云和夏儿惊叫,“小姐!快,叫大夫!”   姚鼎却眸色冷沉,背过身去,冷冷道:“把她给我扔出门。我姚鼎,从此再无姚青梨这个女儿。”   ……   姚青梨醒过来后,看到的是陈旧泛黄的帐顶。   阳光从掉色的雕花窗棂透进来,落在床尾的黑色盆架上,这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小房间。   她做实验爆炸身亡……应该死了才对,为什么会在这里?   “里面那个女人,是姓姚的,对吧?”门外,突然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,语气不善。   “呃……嗯,是的。”回答他的是一个怯弱的少女声音,吱吱唔唔的:“大夫,已经够三个时辰了……请给我家小姐换药吧……”   “你们快走吧!”男人却声音冷漠,还压着怒气。   “走?什么意思?”少女一怔。   “哼,非得我把丑话说出来吗?”男人怒了,“姚家长女姚青梨与人无媒苟合,私通生下野、种,昨天被赶出了家门!现在已经满城皆知!这种女人,简直脏了我们医馆!早知她是个荡、妇,我们才不会收治她!”   房间里的姚青梨小脸一沉,不知廉耻?荡妇?这么难听,骂谁呢?   这时,她额头一阵剧痛,不属于她的记忆疯狂涌进来……   她这是……穿越了?   “小姐她还在晕迷……大夫,至少等她醒过来吧……”外面还在争吵,丫鬟夏儿声音哽咽。   昨晚,她们被扔出门后,小姐自尽失去了意识,她们只得背着小姐敲开这所医馆的门。   医馆见到伤者,二话不说就给小姐医治了,并把小姐安置在医馆后院。   可今天一大早,姚家大小姐与人无媒苟合,生下野种之事传遍京城。   大夫得知昨晚收治的病人竟然就是姚青梨,气得立刻亲自前来驱赶。   “等个啥子!还是说,你们就是喜欢被人扔出去的?”大夫冷笑。   这时,吱呀一声,掉漆的雕花木门打开,一名貌美女子站在门口,白色撒小蓝花的交领襦裙,乌黑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肩上,小巧而苍白的鹅蛋脸冷沉如冰。   “你——”大夫一怔,立刻就反应过来了,这就是那个荡、妇!   他正要开口赶人,不想,姚青梨冰冷锐利的目光在他身上一扫,他便打了个颤,所叫骂全卡在喉咙里。   
第1章 赶出家门
医妃当道:邪王欺上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