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分崩离析

气若游丝的人儿跪于高台,双眼间猩红愤恨愠气翻滚。 “墨凌恒!世人都叹虎毒不食子,你这个刽子手,刽子手!”彼时叶若言已经虚弱至极,所有的力气全凭一腔愤恨撑着。 本以为觅得如意郎君,没想到她不过只是她登基所需的一颗棋!如今墨凌恒已是圣上,却翻脸不认人,为了叶念念,将她压至刑场! 前日她还沉浸在腹中有喜的欢悦中,当天就被这禽兽打到小产!而那个女人......就站在旁边目睹这一切! 他为了她不惜残害亲生骨肉,甚至为了将那个女人推上凤位!如今叶若言背上莫须有的罪名,残留的生命不过一炷香! 叶念念身着凤袍长裙曳地,狠毒小脸难掩笑意,“姐姐啊姐姐,你竟也有今天!风光啊,你不是很风光吗,嫡女不是了不起吗!” “我娘亲爹爹打小便定了亲事,多好的一双人。若非你!若非你那个插足他人的赔钱娘,我才是嫡女,我才是将军府的嫡女!” “背着庶女的名号这些年我受了多少憋屈,叶若言!我恨你,恨之入骨!” 叶念念瞪着一双猩红双眼捏住对方小脸,大红指甲毫不犹豫就将对方划出血痕! “做大事者能屈能伸,我等着你娘死的那一天,可那一天终于来了你还是坐在你原本的位置上!那个本该属于我的嫡女位置,仍和我没有干系!” “你娘是个贱胚子你也是!你们娘俩都是抢别人男人的货色,若非你,当年修恒大婚的对象就是我,是我!” 似是不解气,叶念念宁愿忍着指甲劈掉的痛,都要再冲对方划上几道! “叶若言,不好受吧?这种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味道!你把修恒送上皇位,这后位却是我的。” “姐姐,你可知道,我夜夜欢歌就为了庆祝你跌入烂泥,而我成了一国之后!” “烂货。”叶若言冷哼一声,分担没因为对方的话挫败半分,身上的不屈反而越发浓了。 漂亮小脸变得越发狰狞,叶念念抬起右腿就是一脚!她狠狠踢在叶若言胸口,她恨不得将对方踢的四分五裂! 叶若言本就气若游丝,眼下吃了一击更是闷哼一声,只见她佝偻着身子冲前一倒,一口鲜血竟是喷在刑场! 那只小脚踩住鲜血,叶念念狠狠转了转脚尖,“叶若言!你今天就安然的去吧,和你的死婴黄泉路上也有个伴!” 确认一眼叶若言被紧紧绑住,叶念念这才朝前探了几分,贴着对方右耳低声炫耀,“修恒是我的了,后位是我的了!这些你视若珍宝的东西,以后可都是我的了!” “叶若言,你含着不甘和冤屈死去吧!你死的越惨,我心里就越得劲儿!” 语罢,叶念念丝毫不顾姐妹情分抬起就是一脚,字里行间满是颐气指使的高贵味道,“吉时到了,行刑吧!” 蓦得,她似是想到什么,阴险暴戾盘踞上那张小脸,“你一块块肉往下削,这等反贼,就应当凌迟处死!”
第一章 分崩离析
重生医妃惹不得